忍者ブログ
      「来るもの拒まず去るもの追わず。」   
2017 . 10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Comment
    [05/08 E(゚д゚)]
    [04/02 鳥欸]
    [05/28 E(゚д゚)]]
    [05/25 A]
    [02/25 E(゚д゚)]
    Search
    Profile
    HN:
    頭文字E (゚Д゚) ニコ厨です
    自己紹介:
    ヲタブログです、いろいろカオス。
    基本的に女性向け注意。

    中国語と怪しい日本語が混じってる
    のは仕様です。

    Access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DDS3CE的短篇SS兩則習作,超意味不明www
    配對是人修羅&葛葉(攻受不明,俺的腦內也是完全CHAOS)
    ※※※


    Scarlet I

    色彩鮮豔的生物多半有毒。
    惡魔也是如此…嗎?

    突發的戰鬥告一段落,葛葉低頭探視半蹲在地上的人修羅,環繞少年半裸上身的紋樣滲出不尋常的光芒,本來青色的光紋化為一道道椎心刺目的紅流,纏繞在他身上,在他眼底。

    迦具土塔越接近上層,埋伏的敵人就越棘手,剛剛突然遇到敵襲,葛葉走在後面甚至沒發現前面已經開戰了。聽到聲響急忙奔來,人修羅咬牙抬頭對他一笑示意已經解決了就直直蹲了下去,應該是受了傷而且不輕。治癒之泉在樓下那階,僅僅三個轉角之外,他想帶他去療傷,但人修羅低頭蹲著一動也不動,沒有起身的意思。


    「喂,你還好嗎?」
    葛葉就如同往常地沒有出聲,因此這句話是業斗童子開口問的。

    沒有反應,就只是個蹲在地上的人修羅。

    好痛好痛好痛媽的老子我快死了你還問個屁啊痛死人了嗚嗚嗚。人修羅蹲在地上沒有出聲,但葛葉看著他身上閃爍著光芒的紅色紋樣,腦中可以輕易配上少年平時可能會發出的彆扭台詞,就算是被迫拋棄普通人類身分變成了惡魔還是精神十足,這是他所認識的人修羅。但眼前的他目前為了抵抗痛楚,半蹲屈著身子垂著頭看不到表情,當然也更不可能有力氣怒罵。

    這太不像他了,葛葉默默地想著,自從跟人修羅組隊以來,第一次看到重傷賴在地上不動的他,他的仲魔們也都環繞在後面不敢出聲,也沒有人敢貼近他,整個氣氛宛如一場無聲的葬禮。

    還沒吧?我人還沒死啊!你們這些混蛋不要露出這種表情。

    如果是平常的他,應該要笑著跳起來怒吼這些凶惡又令人安心的話語,葛葉想著,自己這個惡魔召喚師來到這個詭異的未來帝都,還習慣了被惡魔召喚,也是因為這個不可思議的少年身上有股奇特的魅力。既有著新生惡魔本能的天真殘酷,又混合了人類的軟弱跟重感情,兩種矛盾性格混合出既是人類又同為修羅的他,在這崩壞的世界本能地求生存,惡魔們跟這世界都在期待,葛葉他也是,他穿越時空來到這就是盼望可以親眼看到東京受胎的結局。

    無論如何,都不能在這裡結束。

    葛葉猛地脫下自己的學生服的外掛披肩,連腳旁的業斗都被嚇了一跳。

    他將自己的披肩掩上了人修羅的肩膀,用以遮蓋他身上遍佈的,那刺目到讓人懷疑生命會不會隨之溢出的發光鮮紅。紅色毒斑用來威嚇敵人,但實際上卻像種凌遲,彷彿預告生命即將消逝。葛葉將人修羅無力的左手搭上自己的肩膀,用全身的力量支撐著扶他起身,他平常極少開口,幾乎都是由業斗代言,但他這次開口了。

    「……好漂亮。」

    人修羅滿頭大汗勉強抬頭瞥了他一下,因為強忍痛楚而顯得蒼白的嘴唇顫抖地擠出一句。

    「是啊,今天是煌天。」

    葛葉本來想回我並不是在說月亮,但他終究還是沒有開口,他們肩並肩一步一腳印走得極為緩慢,身後的仲魔排成一列護送他們。


    ※※※

    Scarlet II
    配對: 葛葉人修羅葛葉 (……意味不明的短篇之二)






    人修羅把玩著口袋裡的那瓶鮮紅小罐子。

    現在是休息時間,雖然這世界沒有什麼天亮天黑之別,但就算是惡魔也需要休息,找到個安全點,仲魔們早就睡成一片了,人修羅倒是難得的失眠。

    命運的那天,他們同學三人相約好去新宿醫院探視祐子老師,出門前剛好路過便利商店,本來男生絕對不會去注意到的化妝品專櫃那天卻莫名地吸引了他的視線。有罐紅色指甲油,那個亮麗色澤跟瓶身的感覺,通通讓他聯想到千晶。就像是中了催眠一樣,他隨手捉了一罐飲料,連同指甲油一起拿去櫃檯結帳。

    直到他走出便利商店喝完那罐飲料才想到,像千晶這樣家世優渥的大小姐,絕對不會想用便利商店賣的便宜指甲油吧,於是這罐玩意就像個被封印的秘密,默默地躺在他的口袋裡,甚至經過了東京受胎事件,直到現在。

    人修羅用手指輕輕捏住罐身,將這瓶指甲油拿到眼前仔細端詳,千晶現在那異型的手應該也不需要指甲油來妝點,其上早就染滿擬人們的血,更為鮮烈灼艷的色彩,千晶用手親自闡述了她的理念,她說弱者沒有存在的價值,笑得比以往更加燦爛無比,但他無法否定的是她真的很美麗,在惡魔弱肉強食的世界中,她找到了她的真理。

    渾沌的世界流竄著各種真理,他想要相信卻又無法相信。人修羅反覆搖晃著指甲油小小的罐身,沉浸在這種無意義的動作中,直到發現自己眼前站了個人。

    「哇啊!…葛葉你還沒睡啊?」

    還是一如往常的沉默寡言,葛葉稍微點頭致意,不發一言地盯著人修羅手上的罐子,似乎是對那東西頗感好奇,人修羅想起來,聽說黑貓業斗說他們是來自大正時代,那時代已經有指甲油了嗎?突如其來的念頭,讓他有些半惡作劇的示意葛葉到他身邊坐下。

    人修羅捉住葛葉的手,輕輕旋開蓋子。葛葉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也就靜靜地由他擺佈。

    「哇靠,你的手指好漂亮啊。」近距離看才知道,葛葉那雙握刀握槍的白皙手指意外地細瘦纖長。儘管上面佈滿了細微而大小不一的新舊傷痕,還有磨出的粗繭,可以看出為了守護帝都的人們而付出了多少努力,人修羅有點被感動到,不過這並不影響到他接下來要做出的玩笑舉動。

    他慎重地旋開鮮紅的罐子,回憶起電視劇中女演員的動作,一筆筆慎重地,在葛葉細長的指尖上劃下鮮紅色的印子,混合著香料的染劑味道略嫌刺鼻,人修羅像是心虛似地跟葛葉胡亂扯了一堆,唉呀這個沒有毒的你不要擔心,這是某種…啊那個…驅除厄運的祕密道具啦!!未來的新發明哦哈哈哈。只要塗在手上你子彈也會瞄得比較準、搭訕惡魔也會比較容易的啦。

    不知不覺間,葛葉一雙手就默默地淪陷了,看著葛葉低頭檢視自己完成的傑作,人修羅更有種惡作劇得逞的快感,葛葉和風的古典長相配上大正風格的學生服,加上鮮豔的紅色指甲油……看起來真的很有,耽美風格?

    「看,這樣很漂亮吧,跟你超配的啦!」老子我保證這樣會受女性仲魔歡迎。

    「………………」
    這中間的沉默漫長到讓人修羅懷疑他們的語言究竟能不能共通,葛葉才開口。

    「那,換我來幫你塗吧。」葛葉作勢就要動手。

    「咦?不、不行啦!」

    「為什麼不行?」

    「住手!對了!你手先抬起來別碰任何東西!那個還沒乾暫時先不能動啦!」

    這警告倒是意外地生效了,本來打算伸手一把捉住人修羅的葛葉默默地舉起雙手擺出投降的姿勢。

    人修羅這才鬆了口氣。
    乖乖遵從自己所言行動的葛葉真是單純到可笑,也非常的可愛。

    於是他做了一件事。

    他抬頭靠近葛葉的臉,他們所差無幾的身高讓他幾乎沒有碰到任何阻礙,就能夠吻上葛葉的削薄雙唇,本來以為會是冰冷的拒絕但卻意外地柔軟而溫暖,人類的體溫從唇上傳遞過來,直到葛葉用雙掌捧住他的臉,為他們爭取到一點對話的空隙。

    「你的指甲油會弄髒啦。」

    「……那個早就乾了。」

    人修羅用眼角餘光掃過葛葉艷紅的指尖,啊啊,似乎是乾了。




    ----
    なぁにこれぇ\(^o^)/


    上週的夢,俺夢中只有夢到人修羅幫葛葉擦指甲油啦,還有葛葉捧著人修羅的臉不知道在幹嘛,本來還有莉莉絲大姐奔出來串場的,不過俺懶得寫了。

    夢境真是萌的寶庫啊,真希望可以接關。
    更更更讓俺接關啊!
    PR
    ■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 コメント一覧
    [BSR]黒き火 HOME [葛葉]標題產生器好好玩XD
    Copyright © ∥らぶりーテロリスト避難所∥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ピンキー・ローン・ピッグ
    忍者ブログ / [PR]